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新体例运用

新旧体例应用效果对比

作者:吕有凯  查看人次:333  

 

新体例
——“三代系表户主编号法”
与旧体例实用对比
 
作者  吕有凯 
 
一、现代家谱的特点
现代家谱的特点与古代家谱有着不可相等的显著区别,一是登记入谱的人口是古谱人口的数十、数百乃至千倍,一个始迁六百年的宗支,现有人口高峰区(常有2-3代)的同一代兄弟多为数千户。现代人需要记入家谱的内容十分丰富,如人物照片,家族事务活动剪影、活动记实、文献、论著、诗、词、歌、赋、赠言、题词、人物表彰、个人传记、业绩介绍,优秀家庭及业绩图文介绍等内容,都是传统家谱的若干倍,传统体例无法满足现代人编辑家谱的要求。
 
二、新体例结构概述
1、最新家谱体例——“三代系表户主编号法”,是一个整套家谱编辑技术和排版方案的完整体例。结构包括篇目设计方案,家族活动纪实图文安排,综合文献布局,诗、词、歌、赋、赠言、题词搭配,人物照片,优秀家庭及业绩图文介绍,查阅方法,历代宗亲传承世系名谱和传记等主题内容的编排技术方案。
2、家谱内容最多、要求最细、难度最大、篇幅最长的是传承世系名谱编排技术,这是家谱技术体例的核心结构。涉及历代纵向关系、同代横向关系、人物传记、家庭人员结构等方面的内容,综合性很强。
 
三、旧体例的主要缺点
1、旧体例难以快速查询整族横向关系,涉远世系的同代对应查找不便。用于大宗支合编家谱时,同代远近亲疏的对应关系查找困难。
2、世系与传记分离,家庭人员结构不能一目了然,查阅困难、费时。
3、传统的欧苏体例共有的缺点是:世系图页面空白太多,浪费纸张和印刷成本都在60﹪以上。
4、无补记功能,无法补记缺漏和续记新增人口,缺乏实用性。只好30年小修60年大修,重复劳动,劳民伤财。
5、受页面区域的限制,对重要人物和优秀家庭的记载难以详述。
6、传承世系越远越不好制作世系图,无整体视觉效果,对传承10代以上的宗支不尽适应。
7、由于虚增家谱篇幅,家谱太重,保管、阅读、携带都困难。且成本高而价格昂贵,难以普及到户。
8、欧、苏体例的世系图不适应电脑显示阅读。
综上所述,运用新体例,势在必行。
 
四、新旧体例的对比研究与实例分析
(一)对比条件和要求:
设:某宗支用新体例新编现代家谱一册,共1000页,
容量为现有人口六千户(约2.5万人),古今合计八千户,以96—100代的首页,五代共5页,计59户的相关资料,与三种旧体例作实用对比。
(二)新旧体例的运用实例对比——世系和传记部分
1、新体例的实用效果:
笔者研发设计的新体例——“三代系表户主编号法”,仅用5个页面(1页1代),详实记载了五代共59户的传承世系名谱和传记,不论各户的内容多少,不受页面区域限制,均可保持同代平行,亲疏有序,各户同位一家清,家庭入谱人、事一目了然。有利于区分同名同姓,页脚分别标注上代、下代详情的所在页码,查阅十分方便。与旧体例相比,节省纸张和印刷费60﹪以上。新体例应用实例详见附录1 (288—293页)
2、旧体例之一(苏式体例)的运用对比实例:
用旧体例(苏式体例)记载上例59户的世系和传记,
用了12个页面,比新体例多用7页纸,世系与传记分离,
查阅不便,浪费纸张和印刷费60﹪,世系图有子无妻无女儿,无整体视觉效果。旧体例应用实例之一详见附录2(294—306页)。
3、旧体例之二(欧式体例)的运用对比实例:
用旧体例(欧式体例)记载上例59户的世系和传记,用了28个页面,比新体例多用23页纸,查阅不便,浪费纸张和印刷费80﹪,空白线段虚增页面,无整体视觉效果。旧体例应用实例之二详见附录3 (307—335页)。
4、旧体例运用对比实例之三:
这也是当今运用较多的一种家谱体例。本文引用某地某氏家谱其中一页为例,缺点如下:
(1)世系排列逻辑紊乱,父亲名号在夫妻二人之中间……极不科学,
(2)简介(传记)太简略,语言文字不适应现代和后人阅读习惯,如,“官退之”、“韬光自诲隐逸林泉”、“骑马茔”、“荆都省”、“不乐仕进”、“中兴屡微不仕”、“诗酒自”等,此类语言文字能向后人传递什么呢?让人读不懂的语言文字毫无意义,又浪费页面,不如没有。
(3)整个版面和印刷费都浪费60﹪以上。
(4)文理不整,书面文理缺陷。该谱整个世系篇幅长达600余页,只见名不见本姓的肖或吕或王字,如果不用字派取名,尤其是单名,总给人觉得文理缺陷,如22代发富之子“贤”;发显之次子“利”,写成“王贤、王利”且不更清晰吗?加上这个王字并不增加印刷费,何尝不可?
(5)这种体例是按区域分支清的方案排列编辑的,整族同代平行对应关系查阅、统计都困难,辈份对应更不方便,不利于大宗支合谱。旧体例之三的应用实例详见附录4(336—337页)。
 
五、对比评述:古今不能用等(=)号
1、对比效果评价:新体例明显优于两个旧体例。
2、对比证实与感想
对比证实,家谱内容记载体例改革,势在必行。现代人要记入家谱的内容很多,早该放弃传统的欧式、苏式体例,很多编谱的同事听到改革、创新时,总是说:“不行、不行,老祖宗做的样子不能改,要尊重老祖人。”我敢说,如果欧、苏两位古老前辈在天有灵,一定会骂我们“没长劲!”因为旧体例本身就是古人当时的创新,是改革、发展了他们前人的传统而形成的。传统文化有优点,也有缺点,不必完全因循守旧,生搬硬套。要敢于离开古人的“脚印”,走发展之路。我们现代创立的新体例,后人也会视为传统,也会改进,这就是一代更比一代强的发展原理。不要把古人的方法视为不可逾越的死定律,把古人在某篇古文中用过的一个词、一个成语、一个名称都视为圣旨,显示通古的“学问”,如果总是生搬硬套,用于现代作品,让后人永远“考古”,谈何发展?谈何进步?
3、对比结论与认识
通过对比研究,我认为,任何领域的创新都不可能是一次到终点,古今之间绝对不是“=”号,结论应为从古到今,今大于古,今优于古。这是我们必须认知的事物发展定律,若古今事物恒古不变,当今就得毁掉各种农机,回去刀耕火种;关闭服装厂商、拆毁楼房,挂树叶遮羞;住岩洞避风雨;点篝火取暖。可见,破旧立新,本身就是发展传统,为后人的发展奠定基础,进而为后人造福谋利。

吕氏家谱编辑部 联系地址:贵州省盘县红果镇公园路11号7楼 邮编:553537
联系电话:0858-3633111 13984603139 15394392199
QQ:2216837185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黔ICP备15003659号